天水围是香港的一个社区,曾因当年连环发生了几宗家庭悲剧,引起全港关注,被称为“悲情”社区,而电影《天水围的日与夜》故事就发生在这个社区里。

香港导演许鞍华以她一贯的细腻手法,又一次把镜头对准香港底层市民的生存状态,涉及到中学生的成长问题、单亲家庭、孤寡老人养老等问题。本片并没有将这个被香港媒体所描述的悲情社区天水围扩大化,而是将贵姐及其邻居粱阿婆之间简单、平淡、朴实而又充满温情的生活片断演绎得犹如一汩缓缓流动的溪水,慢慢地打动着每一位观众的心。

女主角贵姐(鲍起静饰)是个中年寡妇,在一间超市工作,按部就班,尽职尽责。与儿子张家安相依为命,生活说不上富裕,倒也一日三餐有保证,而且贵姐还是个热心、乐于助人的老邻居。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贵姐知道同在超市里工作的梁阿婆原来和自己是同住一栋楼的邻居。于是,贵姐便多了一个心眼,时时关注这位孤寡老人。在超市里,她会主动帮助梁阿婆做诸如搬运青菜的粗重工作;在电器商场偶遇梁阿婆要买电视机,阿婆为了省几十元钱选择自己搬运,但苦于年老体衰,又搬不动,于是,贵姐马上打电话把儿子叫来,帮忙阿婆把电视机搬回家,还帮助安装调试好。

当梁阿婆要去沙田探望已失去妈妈的唯一外孙时,贵姐放下手头上的所有事情,包括放弃暂时去探视生病妈妈而把爱给了最需要帮助的梁阿婆,表示要陪同其前往,令阿婆开心不已。当阿婆满心欢喜带着自己用一生积蓄、精心为外孙和前女婿的媳妇准备的金项链及金戒子到达,可想不到的是前女婿不仅不带媳妇来,还称外孙在打工,不让外婆见上一面,很冷漠的拒绝接受梁阿婆的一番好意,令老人伤心至极。阿婆在回程时,不仅送上为贵嫂一家准备的同样一份金饰礼物,连前女婿拒收的统统送给了贵嫂。此刻的贵嫂,看着眼前孤独无援的老人,真的不再忍心拒绝,只能告诉梁阿婆就暂时放在我这里保管吧,以后有需要用钱的地方,尽管在我这里拿就是。看似非常平实的一句话,其实,此时的贵姐已承诺代替阿婆死去女儿照顾其后半生的重任了。贵姐将目光移向了车外,我分明看到了她眼里闪动的泪花。此刻,我的眼泪早已挂满腮边,为贵姐的高尚人格而感动,为阿婆遇上这样的好邻居而动容。

张家安是个腼腆、内向、不太爱说话的男孩子。因会考结束等待放榜,所以和现在的孩子一样,整天就窝在家里,不是睡觉,就是看电视,也不煮饭。等妈妈放工回家后,煮好饭了他才吃。但自从张家安去参加一次暑期有关亲情交流活动及帮助梁阿婆搬新买的电视机后,他的思想发生了细微变化,开始关心自己的亲人,愿意帮助亲人并主动承担一些家务。电影中张家安的这些变化,观众只要细心观察就会发现。如外婆生病后,母亲没时间去探望,张家安便会和表妹坚持每天送饭去医院帮妈妈尽一份孝心;他还开始主动学着做整理衣服、拖地板等家务活;偶尔和同学出去疯玩,只是打打游戏,而没有参加打牌,吃饭时间一到,他马上表示要回家,就算是同学相邀挽留说一起出去吃饭,他也婉言拒绝表示要回家吃饭。一个并没有因为自己是单亲家庭里长大而学坏的听话孩子是值得庆幸的,可看似必然的背后,是身为人母的贵姐言传身教的榜样力量在影响、教育着儿子。

影片里还通过家安外婆的回忆讲述,让观众看到了贵姐早早辍学,供养弟弟们完成学业,让弟弟们摆脱天水围第一代移民贫苦生活的大爱付出。而弟弟们虽然离开了天水围社区,却没有断绝和姐姐的联系,忘记姐姐的恩情。弟弟来探望姐姐,问及家安今后的打算,并要求家安到国外留学,费用舅舅全包了。这就是感人至深的姐弟情,这就是血浓于水的亲情。

电影里,许鞍华又一次把镜头对准了孤寡老人的养老问题。梁阿婆只有一女,嫁出去后,丈夫去世,剩下独居的她。不幸的是,女儿也早亡,梁阿婆更是雪上加霜。孤家寡人的她,每天自己去买菜、做饭,吃完就对着墙壁发呆。不生病还好,万一生病,呼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死在家里也没人知道,这正是早前香港社会千千万万孤寡老人养老现状的一个缩影。

后来,梁阿婆为了排解寂寞,不顾自己已几十岁高龄,到超市应聘继续打工卖菜。这也是我去年12月份在香港莲香楼饮早茶,看到的服务生都是些上了年纪的公公婆婆一样。幸运的是,梁阿婆遇上了贵嫂这位热心、好心,乐于助人的好邻居,让其晚年生活少了一份寂寞,多了一份享受邻里情而带来的快慰。而梁阿婆为了感谢贵嫂一家帮助她买电视机,装换灯泡……,将一包自己买了好久的香菇找出来,并小心翼翼的拂去灰尘、撕去包装上的价格标签送给贵嫂,和后来阿婆倾其所有也给贵嫂和张家安买了金饰,体现了梁阿婆对贵嫂一家发自内心的真诚感谢,这也是邻里情的最美诠释。

用央视评价该电影的一句话说,《天水围的日与夜》讲述的是老百姓自己的故事,关注的是普通居民社区的生活。观众从电影里日夜轮回,年复一年,平淡、简朴的生活细节处,看到了人间自有真情在的不朽真理在闪光、传承。也无怪乎该电影能获得第2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最佳女主角、最佳女配角和最佳剧本四大奖项了。

返回查字典首页 购买相关教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