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新班主任怎么做开场白?第一节课不要讲知识,轻松的和大家认识认识,介绍一下自己,包括一些爱好,谈谈自己对于地理的理解,最好谈些有趣的东西,以激发学生的兴趣。大学新班主任的开场白献给大家。

大学新班主任第一节课开场白2

大家好!估计没上课之前,同学们会对新老师有很多期待,现在看到我了,不知道同学们会有什么感觉,第一印象很重要,不管大家对我的评价怎样,首先请允许我来个自我介绍吧。 我是新来咱们学校的老师,姓刘,大家可以叫我刘老师。我毕业于湖南省第二大城市衡阳市的一所师范院校衡阳师范学院。我在衡阳市一中初中部带了一年的初一地理课程,我之前的学生和你们一样大,也是这学期刚好进入初二。身在他乡为异客。因为家乡在龙山县,和衡阳相比,我更加喜欢吉首的生活,所以我回来了。

作为一名教师,能够有缘和在座的各位朝气蓬勃、意气风发的同学们相识,我感到非常的幸运。我会经心尽力的把我知道的知识奉献给大家。

当然不同的同学会有不同的学习方法,我也会总结不同的教学方法,尽可能让每一位同学都出色地完成学习任务。当然,这需要大家的配合,希望我们像朋友一样的共同努力,大家可以随时上我办公室问问题,把不会的知识弄懂,我觉得我们要一起努力。

在上这门课之前,你们可能对学过的很多课都有一个感受,就是学这些有什么用啊?

那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到刘老师这里,情况已经完全变了。那些课,没用,可是却常常声称自己有用;而刘老师会义正辞严的告诉你,我们这个课就是没有用的。我们本来叫中文系,现在改叫文学院,不管叫什么,没用是一贯的。尽管这年头文学是沦落了,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有高贵传统的,怎么能有用呢?

你稍微动脑子想一想,马上就会发现,不论古今中外,高贵的,往往就是没用的!你一块钱买一个塑料碗,你随便用;你一百二十万美金买一个元青花,没事你会拿它装饭吗?然后,提请各位,要注意两个让大家都很痛苦的现实。第一个现实,现在中国落后于西方。 这是为什么?有很多学者在文化上找过原因,发现很重要的一点,落后是因为中国人比西方人更讲实用。

中国是最有讲究学以致用的传统的,读书人身在江湖,这么自由却还不满足,偏偏要很犯贱的心在魏阙。科学方面,有个著名的故事,鲁班做了个木鸢,飞了三天三夜没落地,很神奇。可是墨子却表示了鄙视:木鸢是很精巧,可是有什么用啊?还不如我做的小推车的呢!墨子当然想不到,有了木鸢这个没用的创意,以后一步步发展,可以造出飞机!

古希腊人的态度就明显不一样。你们都知道阿基米德,古希腊的大数学家。有一次阿基米德跟学生讲几何题,下面有人问:这题证明了有什么用啊?阿基米德马上跟身边的人说:拿几块钱,把这位爷打发走。他居然想让几何学有用!

最终,不追求有用的数学有多有用,你们应该感受比我深刻,现在数码时代了都。一个好的创意,它的实用性也许需要很长时间才能体现出来,你要求立竿见影的有用,这叫自废武功自毁前程。

为什么?说穿了就是因为这些年来新闻系的扩招太可怕了。全国性的新闻系这么疯狂的扩招,是追求有用还是追求没用的结果?

你们有没哪个的家长当初是这么跟你们说的:哈,学新闻好啊,新闻系学的全都是没用的东西,就报这个了!

因为追求有用所以报了新闻,因为报新闻的人太多所以导致找不到工作了,所以很明显啊,新闻系就业难,是当初一窝蜂的都追求有用的结果。

说就业难就业难,有几个人是已经迈过那个门槛,因为干不下去才被开掉的?更多的是那个门槛你根本就迈不进去吧?那怎么能说工作不好找,是新闻系教学不实用的结果呢? 当然,确实有这种情况,我们的学生进了媒体,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但是,只要你人际沟通没有问题,人际沟通有问题你还进媒体,这就不是任何人能帮你的了在中国这种没技术含量的媒体呆一个多月,你也就会发现:嘿,我已经什么全会了。

一个在实践当中一个多月就能掌握的东西,要大学花四年时间去教你,折腾啊?

所以,对社会上流行的某些赤裸裸的傻叉言论,可以不必理会。

有人说了:刘老师,你上课怎么能说粗话呢?

再次提请注意,我这里这个用法,傻叉不是粗话,而是对中国社会一种普遍现象非常理性非常客观的描述,是一个很学术化的概括。我问你们,一个傻叉讨厌,是因为他傻么?

不是的。如果他只是很傻,那么显然我们应该同情他,而不是简单的讨厌他。傻叉讨厌,是因为他不但傻,而且逼。就是说,他自己傻还不够,还一定要逼得别人跟他一样傻,所以叫傻叉。

所以,谁听了我的课,然后跟我说:刘老师,今天你这课讲得真精彩。我表面谦虚:哪里哪里?其实心里面是很爽的。

但是,谁要听了课,跟我说:刘老师,你今天这课真有用! 你才有用呢,你全家都有用!

那,文学院的高贵在哪里体现?陈寅恪先生被引用烂了的十个字:自由之思想,独立之精神。

放开眼光,运用脑髓,踏踏实实的做好你自己,这是自由之思想;该是什么就是什么,别给领导帮腔,也别跟着人民群众起哄,这是独立之精神。 这些年来,这个社会上一直流行着一句特别厚颜无耻的话,叫:你不能指望社会改变来适应你,那就只有你改变自己去适应社会。

当然,人嘛,谁也不可能完全不适应社会,但适应社会并不是人生的目的。首先一个不容回避的问题就是,这个社会是不是已经完美无缺共产主义了?社会上公正合理的部分,你去适应它,那是理所当然的;但如果社会本身很肮脏,你去适应社会,不是把自己也变得很肮脏么?

在这个社会上,几乎有多少年轻人,就有多少人觉得受到了压抑。如果你不觉得压抑,那是因为你已经老了,而我们的包老师至今觉得压抑,这就说明老人家还有一颗年轻的心。 所以,你但凡残存着一点人性,总归有些恶心的东西会让你觉得很痛苦。当然,你适应了就不痛苦了,但那你也就变成了这些恶心东西的一部分,会让将来的年轻人进一步重复你的痛苦。那么,有点出息好不好?别第一天走上社会,骂:这个社会就是个流氓社会!第二天,流氓就流氓吧,擦干眼泪陪你睡。

然后,什么才叫改变社会?不是说发动革命,最终站到天安门城楼子上招手才叫改变社会,改变一点点也是改变。刘老师至今还坚持在教师的岗位上,我有没有能力让这个已经堕落到孔子以来的最低点的高等教育彻底改变模样?当然没有,但是我至少可以让我们的课堂变得美好。

大学新班主任第一节课开场白2

在上这门课之前,你们可能对学过的很多课都有一个感受,就是学这些有什么用啊?

那我可以非常负责任的告诉你,到刘老师这里,情况已经完全变了。

那些课,没用,可是却常常声称自己有用;而刘老师会义正辞严的告诉你,我们这个课就是没有用的。

我们本来叫中文系,现在改叫文学院,不管叫什么,没用是一贯的。尽管这年头文学是沦落了,但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有高贵传统的,怎么能有用呢?

你稍微动脑子想一想,马上就会发现,不论古今中外,高贵的,往往就是没用的!

你一块钱买一个塑料碗,你随便用;你一百二十万美金买一个元青花,没事你会拿它装饭吗?

然后,提请各位,要注意两个让大家都很痛苦的现实。

第一个现实,现在中国落后于西方。

这是为什么?有很多学者在文化上找过原因,发现很重要的一点,落后是因为中国人比西方人更讲实用。

中国是最有讲究学以致用的传统的,读书人身在江湖,这么自由却还不满足,偏偏要很犯贱的心在魏阙。科学方面,有个著名的故事,鲁班做了个木鸢,飞了三天三夜没落地,很神奇。可是墨子却表示了鄙视:木鸢是很精巧,可是有什么用啊?还不如我做的小推车的呢!

返回查字典首页 购买相关教材